您当前的位置: > 技术探讨 >

剑南春:要酿就酿明明白年份酒(1)

发布时间:2020-05-02 07:07编辑:七娃阅读(

      “美酒中山逐旧尘,何如今酿剑南春,海棠十万红生颊,都是西川醉后人。”这是中国当代著名教育家、古典文献学家、书画家、文物鉴定家、诗人、国学大师启功先生(1912-2005)留下的绝诗佳句。

      壶中岁月,窖里乾坤,唐时天子宫廷酒,今朝百姓杯中物。剑南逢春,老窖增寿,国运可昌酒运,名酿可致民富。那么,绵竹酒,何以成为酒中豪杰?剑南春,何以能够春色长驻?君不闻:“芳香浓郁、醇和回甜、清冽净爽、余味悠长?”君不见:“气若花郁,色似檀霞、状如琼浆、香若清露?”

      老瓮新醅,与时俱进;从不满足,再展宏图。那一天,对于中国白酒业来说,无疑具有划时代意义。在北京,在人民大会堂,由剑南春集团公司研创的“年份酒鉴定法”暨“挥发系数鉴别法”首次正式对外颁布,顿时,搅起白酒业一江春水,引起白酒业空前轰动。

      缺席瓜分50亿元市场蛋糕之战

      距古井打造第一个陈酿年份酒概念,已有十余年光景。而名排“茅五剑”之列的剑南春多年来在年份酒这个问题上却显得“无所作为”。

      据测算,高档白酒的年消费总量每年保持15%的增长幅度,众多白酒企业纷纷将目光盯向利润丰厚的高端市场,其中年份酒更成为市场争夺的“高地”。销售额排前100名的白酒企业有近60%推出了年份酒,年销售总额不少于50亿元。但在切分这50亿元市场蛋糕的“战争”中,剑南春却躲进角落,宣告缺席。

      那么,剑南春到底在等待什么呢?

      “我们在等待一个标准,没有这个标准,我们宁愿不出年份酒”。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这样回答,他还说这种等待肯定是值得的。毕竟,年份酒从诞生之日起,就掺杂着消费者太多质疑。在剑南春的战略里,一直在等待一个能让这种“迟到”转化为“后发优势”的“东西”。“又快又好地发展剑南春”抑或“又好又快地发展剑南春”?这是剑南春人在学习科学发展观时的一个严峻思考。能在巨大利润诱惑面前按兵不动,时隔八年才推出年份酒,乔天明用行动诠释了剑南春的明智选择。

      事实上,如果追溯年份酒的缘起与发展,其标准一直就是“千呼万唤不出来”。也许这种潜规则的竞争,从一开始就酝酿着在某一天一定会被后来者打破的结局。

      要酿就酿明明白白年份酒

      年份酒市场空前热烈,鏖战正酣,关于标准的口水战也就多了起来。先行者们无不在恢复消费者信心方面做出不懈努力,却又都心照不宣地对其技术理论和鉴别标准暧昧模糊。并且,这些解释几乎都淡化理性而倾注感性,并未从根本上给消费者一个权威、明细、科学的答案,如此这般,更谈不上行业标准与国家标准了。

      年份酒作为中国白酒行业的高端旗舰型产品,却因为“年份”的真假莫辩,逐渐遭遇消费者信任危机,年份酒短板日益暴露,梗阻并形成行业发展瓶颈,市场上一直以来就对高价位年份性白酒存在一种质疑声音。质疑者认为,国家没有颁布年份性白酒技术标准,产品年份标准有较大随意性,消费者担心年份酒不够“年头”。年份酒市场“鱼目混珠”到什么程度?只有十几年历史的酒厂,就敢出品具有30年、50年酒龄的年份酒;年份酒市场为什么混乱?就是因为没有一个科学的鉴定方法与标准。在“挥发系数鉴别法”问世之前,国内年份酒标记是厂商自己标记,是“凭良心说年份”,消费者则主要靠“感觉”。国外年份酒的鉴别主要采用信誉管理。如果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,多年以来,由于缺乏“定量、定性”式的“数据化”分析,中国白酒和中药一样难以走出国门。尽管历经不懈努力,白酒质量鉴评正在逐步实现感官评定与理化指标分析的有机结合,但从行业总体水平来衡量,白酒分析检测水平依然停留在数据化分析的模糊概念上。

      对于广大的消费者来说,他们不是评酒大师,不可能凭自己的鼻子和舌头,就能准确判定那些眼花缭乱的年份酒,哪一种是真,哪一种是假,雾里看花,上了当也只能自认倒霉。而这种混乱局面让任何一个怀有社会责任感的业内同仁都感到痛心:再这样下去,代表中国酒文化精粹的年份酒极有可能崩盘,成为无人可信可喝的“糟粕年份酒”。

      意识到年份酒的“不一般”及年份酒技术标准的空白与滞后,剑南春管理层态度鲜明:我们不会为眼前的利益所驱动,剑南春要么不做,要酿就酿明明白白年份酒,要做就做100%年份酒!他们果断决定:必须坚持先开发出技术标准,然后再推出年份酒产品,以保证货真价实,取信广大消费者。对于剑南春来说,如果拿不出一个能准确判断年份的科学检测标准,就是推出年份酒也很难取信于人,受到质疑是意料之中的事。那么,剑南春又拿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年份酒是100%够年份呢?最亟待解决的标准问题摆在剑南春管理层的案头。

      剑指世界蒸馏酒领域的“哥德巴赫猜想”

      如何确定鉴别白酒贮存时间,是长期困扰国内外酒业的一道世界性科技难题。正因为如此,它才又被视为世界蒸馏酒领域的“哥德巴赫猜想”。

      自年份酒问世以来,标准问题就一直是业界关注焦点,如何对市场上年份酒进行准确判定,成了业内许多人殚精竭虑进行思考和行动的事情。不仅有实力的厂家投入大量人力财力进行研发,国家有关部门也投入巨资进行年份酒检测标准的攻关,但在这道世界性难题面前,都是乘兴而来无获而去。当剑南春毅然选择这条艰难的探索道路之后,最先的实验也都失败了,并且是屡做屡败,屡败屡做,越败越做。

      春归剑南,剑气十足,剑南春剑指世界蒸馏酒领域的“哥德巴赫猜想”,对于剑南春高端形象的提升意义非凡,但若仅仅是追随别人,那么仍然难以破局。真正让人看到破局希望的,是伴随年份酒而来的“挥发系数鉴别法”。

      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曾经谈到,从市面上年份酒的销售情况来看,除了茅台、五粮液等大酒厂推出的产品得到圈内及消费者认同外,多数酒厂推出的产品都是公认的打概念、找销售噱头,消费者相信其有20年、30年酒龄的也不多。乱局之下,剑南春对于世界蒸馏酒领域“哥德巴赫猜想”的攻关宣战,抢占的就并非仅仅是技术制高点,而是一个攸关企业荣辱兴衰的战略制高点。有经济学家放言:三流企业卖产品,二流企业卖品牌,一流企业卖标准。剑南春创研的这个标准本来就是年份酒所有争执的核心所在。楔入这个点,也就进入了年份酒领域的核心。

    [1] [2] [3]

    编辑:乐怡

    weixn